回到目錄按這裡

 

社會異類的死亡

平山夢明

某受唾棄者之死 (四)

    「我們幫你輸血,請你簽署承諾書。」

    男人抬起頭來。

  「要到什麼時候才救我出來啊?」

  「痛楚很強烈嗎?假如難以忍耐的話,我可以幫你打止痛針。」

    男人打算在我遞上的文件上簽字,但伸手接過的原子筆,馬上從手中掉落。

  「從剛才開始,手指就抖個不停,嘿嘿。吶,你看到那邊的傢伙嗎?」他指向湊熱鬧的群眾︰「那個穿白罩衫的黑髮女人,她旁邊不是站著個西裝穿得很氣派的亞洲人嗎?剛才一直朝我舉中指,就是叫我趕緊去死的意思啊。」

  「這種事不用在意。」

  「他們想看到我們日本人逐漸死去。不過很可惜,我不會死掉。」

  「沒錯,就是要抱著這種心態。」

  「我有一個女兒,下個月就要一歲了。你啊,老婆是日本人嗎?」

  「不是。」

  「我和我老婆都是日本人。日本人在全世界只剩兩千人,是即將消失的民族。」

  「所以現在全球都十分珍視這個民族。」

  「你說的是<指定保存的種子>吧?因此你要大費周章出差跑到這裡來吧。『要求於死亡.受傷時提供詳細報告。由專人組成的保存委員會為種子評級,曾犯下蓄意謀殺、虐待之種子除外。』總之就像瀕危物種紅皮書的人類版本一樣。你知道嗎?在這六十年內,有三百個民族已經從地球上消失。不過啊,有一半原因都是因為我們啦。」

  「日本開發生化兵器失敗引致<傳染病爆發(Out break)>,這套說法強烈傾向否定論喔。」

  「那是因為証人徹徹底底消失了。他們明知開發兵器卻保管失敗,害市民都淪為實驗老鼠,所以下場都……不只如此,還殃及鄰國,最後演變成地球規模的大慘劇。可以理解為什麼人們直到如今都唾棄我們,假如換我在他們的立場,也會做相同的事情啊。」

    那個穿西裝的男人再次舉起中指,放聲怒吼︰「快讓電車動起來!趕快把他輾死吧!」

    醫療隊看過承諾書,就開始進行輸血。

    男人的臉上已經開始出現像雀斑一般的瘀血。

  「啊啊,真熱。」男人擦過額頭的汗。

  我依然彷如夢中,眼前這個侃侃而談的男人,已經與死人無異——而我一點實感都沒有。也就是說,他能活命不過是無數個偶然下的結果。只要有針頭般大小的變化,當中的平衡就會盪然無存。我卻沒有一絲緊張,覺得一切只是某個程序搞錯了,只要一打開油壓剪,原來大家都想多了,男人會像個普通的傷者般疼痛呻吟,然後我們就用擔架把他抬出去。這個想像,在我腦海揮之不去。這樣還比較符合現實。說到底,我怎樣也無法相信這個男人會即時死亡。

  「啊對了,我有個女兒,差不多快一歲。可以幫我聯絡我的家人嗎?我剛才有跟那個身形很巨大的人說過。」

  「不用擔心,相信已經在聯絡。」

    然後男人在胸前的口袋裡拿出錢包。

  「巧合這回事真可怕呢,我平常都把這東西放在屁股後的口袋裡,剛才坐的電車椅子,硬得不行,坐得我心煩氣躁,就把它改放到胸前了。要是還在屁股的話,就無法拿出來了。」

    我點點頭。

    男人從錢包裡面拿了一張折疊了的相片。

    上面有一個抱著嬰兒的黑髮女人朝鏡頭微笑。

  「去年啊,我在夏天的時候回去,在海邊借了個房子,雖然只住了三天,但那是最棒的三天。」

    男人斷掉的指甲上,染滿黑油、粗糙不堪。那是一雙工人的手。

  「我離鄉到這邊的汽車組裝工場工作,大半的工資都存進銀行,能寄給她們的生活費也相當緊絀。當然我自己也只是勉強糊口。午餐吃泡水後膨漲的吐司邊,晚上完全是自己做飯。一元我也不想浪費。過了沒有酒水、沒有賭博的三年。一直以來我都是個一事無成的男人,但這三年,我的確撐過來了。為什麼呢……我也不知道。要找個理由的話,也許是因為有了老婆和女兒吧。或者是因為年紀變大了吧。」

    一瞬間,男人的胸口被某個東西擊中。

    那是生雞蛋。擊中的同時響起了零落的掌聲與責難的喝倒彩聲。

  「你還好嗎?」

    我把手帕遞給他後,站了起來盯著圍觀的人。

  「唏!香蕉人先生(Mr. Banana men)!」

    某人說罷,竊笑聲隨即四起。

    我採取進一步行動,用無線電聯絡協助疏散圍觀群眾。

  「沒關係,都習慣了。從懂事起就這樣被對待。比起那種事,我弄髒了你的手帕,真抱歉。太好了,沒有沾到相片。」男人把相片放回錢包,再收進胸前的口袋。「不過呢,今天傍晚,銀行的審批終於通過我的事業資金貸款了!因為我有依照它的要求,以擔保的形式累積定期存款。我最快下禮拜就可以辭掉工場,回到家人的身邊。你猜猜看我打算做什麼?」

  「猜不到。」

  「我們兩個打算開家日式串燒店,已經找好心儀的店面,業主竟然人品不錯。店鋪雖小,但很晚也有人流。」

    男人咳嗽不已,手拳沾上血跡。他驚愕地看著,然後把視線轉移到我身上。男人沉默不語。他望向月台上其他隊員,其中幾人與男人眼神對上的瞬間,別過臉去。

    男人的視線又回到我身上。

  「我能得救嗎?」

  「當然。現在,大家都為了這件事拚命。」

  「說得也是,這種死法連蟲都不如呢。」

 

(待續)

下一集按這裡

歡迎留言寫下你的感想 :)

[本網誌僅為學術交流,不擁有任何版權。]

日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