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轉載,請留言通知及注明出處︰[ 日一文字翻譯 ]

KinKi Kids(近畿小子) 怎樣的小子(どんなもんヤ Donnamonya)

2015年10月21日

 

光︰「好,我是堂本光一。」

剛︰「我是堂本剛。首先呢,是電台別名小空空(そらっち)小姐。『有事向喜歡大便梗的兩位報告。上地理課時,老師說了有關蒙古遊牧民族的事惴。根據老師的話,遊牧民族會把綿羊的糞便收集,然後再上面搭建帳篷。這樣的話,糞便發酵時產生的熱力就變成地暖系統之類。兩位知道這種大便的活用方法嗎?』」

光︰「唉呀,挺常被活用在不同方面吧,大便。」

剛︰「那個…倒不如說特別在牆壁方面。」

光︰「牆壁牆壁,對對對。」

剛︰「吶,還有那種泥,好像在磚頭與磚頭之間的那個東西…好像非洲這樣用吧?某個地方會這樣啊!」

光︰「是呢…會唷。磚頭與磚頭之間的話那還好,用在地磚上的話真受不了!」

剛︰「這真的是…(笑)因為大便的地方有大便…」

光︰「對吧有大便!(笑)」

剛︰「呼呼(笑)有種說不出的感受呢。」

光︰「嗯,受不了,真的。」

剛︰「而且一直都臭臭的吧!(笑)」

光︰「搞什麼,不知你在說什麼。」

剛︰「而且擺什麼芳香劑也會一直臭臭的吧。」

光︰「嗯…開始KinKi Kids的どんなもんヤ(Donnamonya)。」

剛︰「好—的。」

    [ 感謝支持日一文字翻譯 ] 

《放馬過來的聽眾來信美人》

光︰「《放馬過來的聽眾來信美人》千葉縣的惠(めぐ)小姐『最近帥哥大猩猩成為了話題,然後出現了一頭更具人氣的帥哥大猩猩。牠們就是來自福崗動物園,34歲的賓咚(ビンドン)和上野動物園,19歲的Haoko(ハオコ)君。賓咚以人類年齡來說大概60至70歲,所以算是頗高齡,但還充滿魅力。而Haoko君,好像是帥哥中的家庭主夫。上野動物園的話,還挺近的,所以希望兩位可以出外景確認一下牠們的顏值。』。」

剛︰「啊—是這樣啊,在奔奔奔裡。」

光︰「很有人氣呢。」

剛︰「這個嘛,不親身去看看的話不會知道呢,只看照片。」

光︰「不知道吶~」

剛︰「照片也可以分拍得好拍得不好,就算是大猩猩。」

光︰「嗯,不會知道。不過對我來說,全部猩猩看上去都一樣,雖然這裡有照片。」

剛︰「雖然是有。」

光︰「Haoko君和賓咚看上都一模一樣,對我來說。」

剛︰「完全不知道有什麼分別。」

光︰「不知道吶(笑)好的,群馬縣的像花林糖一樣的東西(かりんとうみたいなもの)先生『最近電視有宗非常有趣的新聞,所以寄來了電郵。根據調查,大猩猩的血型全部都是B型。」這個很有名呢。」

剛︰「哦~」

光︰「全部都是B型,海豚幾乎都是AB型,貓基本都是AB型,植物好像是O型。依照這樣,剛先生就和海豚一樣,光一先生就和大猩猩一樣呢,順帶一提我和貓一樣。

剛︰「不不,也把我列入貓吧?」

光︰「真的吶(笑)」

剛︰「為什麼,為什麼只有我們,有海豚與大猩猩的感覺。我可是貓咪,喵—這樣的、什麼鬼的決定方法啊這個。」

光︰「這種決定方法真奇怪吶!」

剛︰「真奇怪吶!」

光︰「海豚幾乎都是AB型,貓幾乎都是AB型,剛先生是海豚。」

剛︰「海豚(笑)」

光︰「我是貓咪。什麼啊!」

剛︰「搞什麼啊!」

光︰「很奇怪吧,這個!」

剛︰「搞!什麼啊!」

光︰「你也是海豚!」

剛︰「重點是你是不是也是海豚。(笑)啊,對啊。狗…狗也很想要呢。總覺得,狗…」

光︰「狗是什麼血型呢』」

剛︰「大猩猩是B啊。」

光︰「全部都是B,這個很有名啊,相當。」

剛︰「誒~~植物是O。」

光︰「這方面就不太清楚呢。」

剛︰「不太知道呢,植物。」

光︰「好,以上就是《放馬過來的聽眾來信美人》。」

    [ 感謝支持日一文字翻譯 ] 

 《秋天與家人的短詩祭》

剛︰「 《秋天與家人的短詩祭》 寄來了很多母親父親等等,圍繞家人的短詩,所以介紹一下。兵庫縣的麻衣醬(まいちゃん) 『去看橄欖球比賽,旁邊完全不懂規則的母親卻開始進行解說。嗯—有點焦躁吶。媽媽,你是誰啊?』」

光︰「嗯,橄欖球比賽常常會爆冷門吧。」

剛︰「五郎丸呢」

光︰「對呢。要比喻的話,大概是小學生贏了橫綱這種程度吧。就像這樣啊!」

剛︰「這種程度。嗯,真是一項壯舉啊!」

光︰「希望他繼續努力呢。」

剛︰「希望他繼續努力呢。媽媽你是誰啊?一邊看電視時,總會出現呢。大阪府的愛醬(あいちゃん)『4歲的女兒在玩按寫有平假名的按鈕時,會發聲的玩具。然後機械的人聲很多遍很多遍重複地說著 很.難.過 很.難.過,所以非常擔心。究竟4歲的小孩遇上什麼事了? 」

光︰「什麼回事?」

剛︰「嗚哇…」

光︰「是知道意思才按下去嗎?」

剛︰「知道才按吧,已經4歲了。按下了很.難.過 很.難.過。」

光︰「意思是很難過吧?對吧?」

剛︰「如果是自己的孩子做了這種事,真的方寸大亂不知怎麼辦。」

光︰「怎麼了?!」

剛︰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 

光︰「捉住她的雙肩。怎麼了?!」

剛︰「大阪府的烤草莓小姐呢『在家裡一樓時經常聽到媽媽傳來的說話聲和吐嘈聲。心想大概跟爸爸聊電話吧?然後下樓一看,原來一直都跟電視機說話。說起上來,媽媽一直都說電視機是朋友。不知怎的感到悲傷起來。』真難過呢。」

光︰「嗯,和電視機說話的人呢…」

剛︰「對呢,因為在聊天呢。例如說怎麼可能~搞什麼啊~你說得太超過了吧~」

光︰「因為是大阪府所以這樣說,也有這樣的人。」

剛︰「啪的把電視打開,與四方形的螢幕聊天呢。」

光︰「大阪的嬸嬸們不是有很多共鳴嗎?」

剛︰「有是有,但覺得有點難過。(聽眾來信的聯絡資料)」

光︰「以下是通知。(演唱會和新曲的通知)很豪華呢!」

剛︰「很豪華啊!」

光︰「希望大家可以留意一下。好,那麼,請大家聽聽吧。KinKi Kids於11月18號發售,第35隻單曲,追夢的話就是會偶爾受傷,請欣賞。」

(歌詞詳細可按這裡。)

    [ 感謝支持日一文字翻譯 ] 

 《離別的短詩》

光︰「《離別的短詩》 東京都的 近畿—小子 小姐『說是看錯,倒不如說是念錯,媽媽最近念錯得很離譜。將Piece的又吉(またよし Matayoshi)先生念錯成またきち (Matakichi);將大泉洋(おおいずみ ようOizumi You)念錯成おおひつじ よう (Oohitsuji You)之類,數之不盡。每次念錯我都更正,希望她想想我的感受。』またきち (Matakichi)…」

剛︰「おおひつじ よう (Oohitsuji You)…」

光︰「おおひつじ よう (Oohitsuji You)…(笑)泉字(zumi)消失在某個地方呢,完全地。」

剛︰「說了啊,真是的。變成羊字(hitsuji)了呢。」

光︰「是羊啊。」

剛︰「因為長了腿…」

光︰「是吧。那麼,下次再見吧~」

剛︰「是的,再見吧。」

光︰「Byebye~」

剛︰「Byebye~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日一文字

日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