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轉載,請留言通知及注明出處︰[ 日一文字翻譯 ]

KinKi Kids(近畿小子) 怎樣的小子(どんなもんヤ Donnamonya)

2015年10月26日

    [ 感謝支持日一文字翻譯 ] 

 剛︰「大家好,我~是堂本剛。來自大阪府的放過我吧(かんべんかつお)先生『野生炸彈(野生爆弾)的邦醬(くーちゃん)改名成邦奇(くっきー、與曲奇同音)了,你知道這件事嗎?最近的話,浴帽 (シャンプーハット) 的小醬(こいちゃん)也改名成小出(こいで)了。剛君假如都改名的話,會改什麼呢?如果我也改一個新的電台別名的話,就改做伊莉莎白TWO。』(笑)嗯,很酷呢。伊莉莎白TWO…這個TWO念成痛(兩者同音)也可以呢,伊莉莎白痛。嗯…咦?是哪一種痛呢?所以,又有吐嘈價值,伊莉莎白TWO念起來也蠻酷的。改名嗎?邦醬改成邦奇啦!不知怎的,邦醬改成邦奇感覺也不錯呢,なんかその元々の感じでいくかですかよね、堂本剛でいくか、全く違うエリザベス2的な話にするかですよね。

嗯…改什麼好呢?現在突然浮現的是,我蠻喜歡堂本寂聽(笑),不過是從瀨戶內寂聽小姐那裡借來的就是了。嗯,還有呢,是呢,太宰剛之類也很好呢。前陣子也說過,山伏之類的也喜歡啊。山伏剛(やまぶしYamabushi)…啊,變得有點像長淵(長渕 ながぶち Nagabuchi)。呼呼呼呼(笑)雖然會變得有點像長淵先生,叫做山伏剛,用作筆名不是很好嗎?山伏剛…在寺中的(お寺で),在寺中的剛(お寺で剛)怎麼樣?的是法語中的DE,在寺中DE剛…嗯。哎,真是的…(笑)好麻煩呢,要改名。堂本剛這樣就了喔。來吧,這這樣どんなもんヤ!開始。」

   [ 感謝支持日一文字翻譯 ] 

 《放馬過來的聽眾來信美人》

 剛︰「《放馬過來的聽眾來信美人》 節目的前半段是一般的來信。來自大阪府的千啦啦(チララ)小姐『最近正在努力克服吃山葵。年紀不小卻點壽司時總要去山葵,覺得很羞愧。把一點點的山葵溶在一大碟醬油裡吃。但直到現在,山葵的份量都沒辦法增加更多,完全說不上是一般人吃的份量。你認為要怎樣才能自然而然地變得能吃山葵呢?』不,不吃不就好了?我是這麼感覺啊!況且字典上並沒有寫吃得了山葵才是成人。總覺得…把山葵溶在醬油裡的話,就沒有了山葵的味道。那個…將一點點山葵沾在壽司的飯,似乎挺不錯。嘛,殺菌之類呢,要有不同的要素才算是山葵。然後,去真正製作山葵的地方,嘗嘗新鮮的山葵吧。還有或者去類似直營的蕎麥麵店,嘗一下的話說不定會意外覺得很痛快而喜歡上呢!嗯,只是,嗯…我覺得不去克服不就好了,沒必要過著如此被山葵束縛的人生。喜歡上的人呢,成為山葵職人的話,就可以稍微考慮一下(被山葵束縛)。嘛,假如不喜歡的話呢,我認為(山葵)完全不會構成問題。

千葉縣的呢,是美嘉美嘉(みかみか)小姐。『不記得別人的樣子和名字的程度,連我自己都會嚇一跳。明明已經見過面起碼五次,卻對他說了初次見面,三番四次都丟臉得要死。但是,因為來年就要就職開始工作,如此下去真的會很糟糕。剛君是記人臉與名字很拿手的類型嗎?』這方面呢…嗯,我是自然就記著的那類。嗯,要每一個人一個一個呢,好好地記下來的話,我覺得真的很困難。不過與他們多點見面,見得愈多,就會記起來。說不定,果然先記下一些重點會比較好呢。這樣的話,好好地接受別人的名片,趁還記得他的樣貌和特徵時,先總結寫在紙上,或者會是個好方法呢!就這樣,這是 《放馬過來的聽眾來信美人》。」

   [ 感謝支持日一文字翻譯 ] 

  《這算是出局嗎?》

剛︰「接下來是《這算是出局嗎?》這或許算是出局,我會為大家的控去判決算是出局還是安全。群馬縣的木梨(かりん)先生『前陣子,有一位混凝土的氣味控,而我是紙的氣味控。說是紙,其實只限於包著糖果的包裝紙。如果有紙的氣味的香水,我是會想全部買下的程度。此外,我還有狗食的氣味控,在我眼前有狗食的話,會有去嗅的衝動,按捺不住的時候會去吃。』(笑)出局呢。以前也有過,無法按捺的話就代表出局唷!忍耐,大人就是忍耐,這種事。嗯,食了呢。也會有用鼻吃(嗅)、用耳吃(聽),但按捺不住就吃下肚子的話,不行。嗯,出局。

秋田縣的知佳醬 17歲『我是束髮控。直到去年班上只有女性的教室裡,看到很多束髮的女孩。但最喜歡的是,頭髮穿過束髮圈的嗖~的那一瞬間。還有,為了能馬上參與新體操部的活動,在班會活動時把頭髮束好…』怎麼回事(笑)『也會凝視著她們束髮的姿態。有這種控的我,出局嗎?』聽上去還不用出局,反而是描述的東西。總感覺這個,是喜歡嗖~的那刻吧?而感覺不是喜歡束髮的人的外形。不知怎的,這個有點兒…難以判斷,這個在班會時間束頭髮,為了能馬上參加新體操部的活動的身姿…(笑)還有說得這麼準確,嗯…總覺得,如果是男孩子的話,覺得背後的原因,是因為覺得這樣很性感或者怦然心動,這大概對男孩子來說,不是很正常嗎?覺得有七上八下的感覺不是很好嗎?雖然可以這樣說,但身處秋田,十來歲的女孩子以嗖~作為快感生活著呢,嗯…嘛,雖然還未去出局呢~不過那個…覺得或者要再慎重地考慮清楚。姑且就當作安全吧。以上是《這算是出局嗎?》。」

(演唱會和新曲的通知)

剛︰「KinKi Kids於11月18號發售,第35隻單曲,追夢的話就是會偶爾受傷,請欣賞。」 (歌詞詳細可按這裡。)」

   [ 感謝支持日一文字翻譯 ] 

《離別的短詩》

剛︰「《離別的短詩》今天是來自宮城縣的保奈美醬(ほなみ)『朋友把塵沙跑進眼睛裡,說錯成泥土跑進眼睛裡了。我覺得一般就算要說錯,也是說眼睛跑進泥土裡吧?』真厲害呢。說成泥土跑進眼睛裡。一般是說『好痛!』呢。嗯…應該會一邊揉眼睛一邊說呢。嗯…啊…好痛…泥土跑進眼睛裡…呼呼(笑)腦漿都糊了,這邊。被逼聽了呢。就這樣(笑)。再和大家見面吧。我是堂本剛,再見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日一文字

日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