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目錄按這裡

 

社會異類的死亡

平山夢明

某邊緣者之死 (四)

JJ從大街走了大約十分鐘去到公園的長椅坐下,眼前有滑梯、鞦韆和泥沙池。天氣太過炎熱,以致連樹蔭下都不見有人在。早就日過中午,想起自己從朝早起就什麼都沒吃,因此從長椅站起來,走到遊玩設施的另一端喝水,喝到肚皮脹起。然後洗了把臉,也沖了下頭,濕淋淋地回到樹蔭下,倒坐在長椅。微風輕送撫摸著脖子讓他十分舒適。

 JJ他決定放棄了。反正他一生直到目前為止,也有過多少該做的事沒去做,選擇了去逃避、去遺忘。為什麼事到如今卻如此執著?連他自己也不清楚。嘆了口氣,掩著自己的臉。離開這個城鎮吧。雖說去什麼地方都不會有何改變,但起碼總比待在這裡好……JJ閉上雙眼,然後不知不覺間,朦朦朧朧地睡著了。

 睡醒過來,周圍已經徹底變得昏暗。這附近只要天色稍暗,就會湧來一群腦袋有問題的小屁孩。這群童黨會為了解悶,而向跟JJ一樣的浮浪者點火,或痛打一身後扔他們進溝渠裡。他站起來伸了個懶腰。就這短短的一瞬間,變成了泥塊的晴香又在他腦海裡甦醒過來。忽然,他瞥到有東西似乎掉在街燈旁的矮灌木叢下。以抬荒為生的JJ很眼尖,是一個比杯子稍大的白色物體。好奇心驅使下,他一屁股蹲下,伸手進去矮灌木叢裡,指尖碰到一條扁帶。他用食指和中指將它緩緩勾出來時,發出了乾燥拖行聲音,然後就拿到手上。是個水壺。外側還印著卡通人物,是女孩子用、有粉紅色蓋子的水壺,裡面空空如也。不知是否丟掉多時,壺身沾滿泥巴。在燈光下能看清楚印刷圖案上,有手寫的文字︰「O場晴X」最後一個字隱約似乎是「香」字。JJ猛地一震,周圍彷彿天旋地轉,他踉蹌踏地,口袋裡的五百日圓硬幣就這樣飛彈而出,逃走似的滾進暗處。JJ慌慌張張去追它之後,呆站在街燈之下好一陣子。

 酒吧營業中。老闆照舊扳著臉瞥了JJ一眼,不過和昨夜同樣,忙著應付人頭湧湧的客人,所以只是放下一杯啤酒,再拿走了五百日圓硬幣後,鐵心要把JJ給無視掉。JJ非常感激。他坐在吧凳,把水壺放在雙腿上。他覺得這個一定就是晴香弄丟的水壺。父母大概有什麼事情要辦,所以把她留在公園裡。玩得興高采烈的晴香沒有發現父母走了,因此也沒有出去找他們。一定是這樣。然後深夜時分,就遭遇巴士或卡車的交通事故。

 真可憐,不是一般正常家庭長大的孩子吧?帶她出來的應該是母親。母親並非為了逃離丈夫的暴力對待,而是想要自己逃走,和其他男人私奔,終於狠下心腸將晴香丟在這個城鎮。不過總算有絲毫作為家長的於心不忍,在水壺裡放了點水,讓她口渴的時候可以喝。希望有哪個熱心的人,會成為晴香的養父母,或者帶她到兒童福利機構。

 然而,晴香並沒有得到以上的待遇。

 只要第一輛車輾過她後肇事逃逸,第二第三輛車就不會覺得輾過的是人了。之後,手腳、頭也支離破碎的,粘附在一輛又一輛輾轢過她的車輪上,東來西去斷落在各處。最後剩下的就只有,那堆像泥塊一樣、像馬糞一樣的堆積物。毫不知情的母親仍在高床暖枕中,偶爾,掛念不知正在何處生活的骨肉,緬懷著自身的不幸,想到因萬不得已才拋棄孩子而落淚。

 吶,我問你啊。這條大街,就算有人被車撞,大家也會裝作不知道吧?」

  JJ問道並肩坐在吧台,看上去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男人。

 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。」男人說。立馬作出否定以後,稍微轉頭看了一下周圍,點點頭又說︰「不過呢,雖然不能大聲說,但住在這裡的傢伙,大家只會考慮自己的事情。車裡有人死掉會放著不理,寶寶從窗子爬出半個身子來也好似沒事一樣,繼續開店的人多的是啊。去年也聽說過有類似的事啊!獨居的老婆婆做飯時,被火燒著了衣服,跑到街上求救卻沒有人來幫她。她就像一個著火的不倒翁,東碰西撞了好一陣子,一直燒到自然熄滅,就連骨都燒得黑漆漆的……

 怎麼會這樣。為什麼會這樣……

 這樣一說,男人瞇起眼睛,以更小的聲音耳語︰「因為沒錢賺唄。」

  JJ直到最後都無言以對。

 就算我離開了,晴香也依然緊緊粘附在地上。每當我在地上找到什麼時,都會想起晴香,也會想起什麼都沒有做的自己……

  三十分鐘後,JJ一把執起啤酒杯,把還剩大半杯的啤酒一口氣送進喉頭。

 老闆在角落鼓掌,不過傳不到JJ的耳內。

   

這份差事比想像中更棘手。

JJ現在,蹲在馬路上,打算把晴香剝離路面。

要把指甲強行擠進柏油路與晴香之間,又要慢慢地剝開,小心不要把她撕爛,這件事比他想像中更加費神。汽車駛過街燈與街燈之間的陰暗處,突然看到蹲在地上的人影,馬上急煞,按響喇叭,還從車窗探頭怒罵。只要稍有差池,JJ也會被撞飛。但這一切,毫不放在眼內,繼續一心不紊地幫晴香離開路面。

終於剝了出來以後,JJ用自己的汗衣把晴香包好。

晴香待過的路面沾滿發黑變色的油脂。

淡淡的腐臭刺激著鼻腔。

JJ環抱著晴香,走向城外的墓地。他決意至少要用自己的手為她安葬。

走近一座小型的靈園,一反往常,有股清涼的微風吹送。

把屍骸包裹在胸前,走在寂靜的小道上,JJ聽見遠方傳來一家人和樂融融的笑聲。聽著自己一步一步的腳步聲前進,這是一條他平日會避開不走的道路。

撲通一聲,JJ恐慌得喘不過氣,背脊傳來陣陣疼痛。一看之下,腳下滾來一個硬式棒球。在身邊兩旁蒼鬱的林間裡,發出類似指哨、口哨的聲音,他渾身一僵。

這可不是垃圾老爺子嗎?」從陰暗的林木裡傳來話語︰「那麼寶貝地抱著的是什麼?」「放下那東西的話,就讓你逃啊~」每句都由不同的口中說出。無礙於略帶稚氣的聲線,他們的語氣中感受不到任何人的氣息,而且帶著讓人心寒的奇妙語調。

「老爺子……

他們完全沒有現身。

JJ就拔足而逃。

同時間,爆發出叫囂歡呼聲,腳步聲也逼近而來。

 

電視新聞

昨日,於OO靈園深處發現一具遭勒死的屍體。遺體的頭部由於被繩索纏繞後,以拔河的方式拉扯,因此頸部接近被切斷。現場發現一件屬於當事人的衣服,以及一塊損傷嚴重、屬於他人的人體部位。調查當局正加快著手進行鑑定。

     

註︰本篇標題原文為「或るはぐれ者の死」,當中はぐれ者可指離群、奇怪或被受厭惡的人等等。

 

(全篇完)

歡迎留言寫下你的感想 :)

[本網誌僅為學術交流,不擁有任何版權。]

創作者介紹

日一文字

日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