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目錄按這裡

 

社會異類的死亡

平山夢明

某受唾棄者之死 (一)

    緊急召喚電話打來時,正好是我載著克萊兒和艾美到「艾爾方索」的停車場,把煞車桿拉好的時候。

  「積,求求你。」

    坐在助手席的克萊兒碰了我的肩膀,像確認般看了後座的艾美一眼,然後搖頭︰「求求你。」她第二次開口說了零零碎碎的日語。當克萊兒使用日語,意味她是認真的。

    我明白她的苦衷。一家三口已經兩個月沒有一起吃飯過,加上直到昨天為止,我一直被工作耍得團團轉,不停書寫噴射機燃料儲存設施爆炸的報告書,以及應付受傷隊員與其家屬。回過神來,每天如是。像個普通男人放下工作、在自家床上睡頓好覺,已經是半年前的事。老早就忘記床墊在背後會有何觸感。

  「艾爾方索」是這一帶最難訂位的南義西西里菜餐廳。廚師毫不吝嗇地使用橄欖油去烹調義大利麵、吉列肉排,這些佳餚更被《司諾克雜誌》報導過。從卡爾口中得知主廚的兒子隸屬水天宮第四十五團,我用盡手段、好不容易才能讓名字溜進今晚的訂位名單內。

今晚是我們第八年結婚紀念日。

緊急召喚的電話不會停止——我觸摸著口袋裡打火機般大小、鳴響震動的東西,猶豫不決。

  「積……你是得到隊長的許可吧?」

  「對,他讓我今天當作休班。」

  「緊急出動的隊員,又不是只有你一個。」

  「對。那麼,這樣好了……只問一下情況,問完就算。總不能無視掉吧!不然吃飯也吃的不安心。只問情況,然後我只用口頭下指示。花個五分鐘十分鐘……聽好,你先帶艾美進店裡吧。」

  「一定喔!」

  克萊兒堅定地看著我的眼睛,然後下車,牽著艾美的手向餐廳走去。黑色的長裙與她的金色長髮很相襯。艾美不斷回頭揮手,克萊兒卻頭也不回直至消失於入口處。

  「貝克特。」我回應道。

  「積克……」傳來隊長沙啞的聲音。隊長親自聯絡代表事態嚴重,而且接下來的說話能夠確定事情的確非常糟糕︰「抱歉……」勇猛果敢的隊長向非值日的下級班長道歉,這意味著絕對服從,即將下達的命令無容拒絕。

  「可惡!」溜口而出的話立即得到回覆。

  「怎麼了?」

  「啊、沒有……」

  「你現在、在哪?可以來地下鐵市谷站嗎?不,給我過來。」

    我心不甘情不願地告知我的所在地。

  「可是……隊長,今天不是我值日,我與老婆和女兒已經約好了今天要一起吃晚餐……其實已經開始吃了。」

  「那實在太好了。一口也無法享受就把你召回來實在是,連我也會心痛。你立即整頓一下過來吧。考慮到會交通擠塞,應該要花個四十分鐘吧?你駕車過來,附近的地下鐵現在無法使用。你老婆女兒之後就乘計程車吧,別忘記拿收據。聽清楚沒有?」

  「隊長,今天是我的結婚紀念日……」

  「我知道。我和老婆二人在紀念日慶祝水晶婚,結婚十五週年。你們第幾年?」

  「第八年,是青銅婚。」

  「第八年又叫橡皮婚,沒什麼大不了……我掛掉電話囉。有個中年男子失足,那傢伙夾在電車與月台之間。只是件小事,但沒有你卻不行。」

  「為什麼?這種日常工作不用我來做也……」

  「情況變得有點難搞啊。半徑六十公里以內除了你以外,找不到任何合適人員。」

  「我不明白。」

    隊長頓了一下。

  「傷者是日本人,而且血統純正。」

 

(待續)

按這裡看下一集

歡迎留言寫下你的感想 :)

[本網誌僅為學術交流,不擁有任何版權。]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日一 的頭像
日一

日一文字

日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