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目錄按這裡

 

社會異類的死亡

平山夢明

某受唾棄者之死 (二)

    車站月台人山人海。

    隊長與貌似鐵路警察的男人商討期間看到我,招手叫我過去。

    周圍傳來助興一般的拍掌聲。

  「男人在這後面。位於八節車廂的第四節,靠近正中央的車門。」

  「看熱鬧的人不會太多嗎?要調配人手去,不然……」

  「我正要去,人手不足啊。」隊長嘖嘖咂嘴,沿著月台走去。

    車廂早已清空且車門關閉。

    捲起遮蔽用的帆布,就看到失足落在月台空隙的男人。

    他的雙手就放在月台上,宛如坐在吧台的客人打算點酒一樣。

    附近的醫療隊,以及與我同隊的同伴在車頭與事故現場來來往往。

  「他是我的同隊隊員,現在由他來接手。」    

    我蹲下來向男人打招呼。

  「我是積克。在離開這裡之前,我都會在旁支持。」

    說罷,男人睜大雙眼。

  「是日語,你會說日語!?」

  「沒錯,因為家母是日本人。」

    男人面露喜色吹了一下口哨,隨即皺起臉容。

  「嘿嘿,不行,胸口會痛。」

    男人的身體在月台與車廂之間的空隙,被擠壓於約十公分的空間。

  「不用慌張。現在救援隊已經著手準備把你救出,醫療隊亦隨時待命。」

  「剛才他們不知道想要幫我注射什麼,我馬上大喊『給我小心點,我是日本人!』。」

  「什麼時候?」

  「三、四十分鐘之前。」

  回頭一看,隊長對我聳一聳肩︰「我們在本人同意之下,抽取了唾液作DNA鑑定,確認了他的血統純正。現在,一切救援情況要向NEGM(國際民族安全保障機關)報告。」

  我皺起眉頭,真棘手。

  「然後,我現在就這樣等人把我拉上去。」

  他又再次說回日語。

  「說日語沒問題嗎?」

  「說日語比較好。我本來就不擅長英語,加上這種時候更加無法平靜下來。」

  「你可以首先告訴我,為什麼事情會這樣嗎?」

  「有幾個大概是高中生的年輕人在聚集,其中有一個在柱子小便,我去警告他說︰『喂,別尿在那裡!要尿就去廁所尿!』然後他們就老老實實離開了,真是的。之後我放心下來走進電車的瞬間,就被撞飛了。警察先生,你會幫我抓住那群傢伙吧?」

  「我明白了。月台上設有監視鏡頭,會有人去分析。順說一提,我不是警察,我是消防員。」

  「我想要你幫我找回我的手提包,電車撞過來的時候,好像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。」

  「日本人什麼鬼由他去死吧!」

    某個圍觀的人大叫之後,響起零落的掌聲。

    男人嘆了一口氣。

  「正因為盡是那種笨蛋,才會變得厭惡城市。」男人搔了一下脖子,又打了呵欠︰「吶,還要多久才會幫忙拉我出來?」

  「差不多有一個叫電動油壓剪(SS)的機器會送到,到時候就可以把你救出來。會有一個本來是閉上、形狀類似是剪刀的東西,伸進月台與車廂的底部,然後以油壓的方式開出隙縫,就可以絲毫無損把你救出來。」

  「我腰以下都沒有感覺。不會是已經沒有了吧?」

  「如果雙腳被切斷的話,你一早就死掉了。大腿根部有股動脈,切斷的話幾秒就會失血致死。你處於現況已經差不多一個小時,而且還有力氣說話呢。不過不要太樂觀,這種程度的事故,能保住性命已是奇跡。」

  「積克。」隊長偏了一下頭,表示要我過去。

  「失陪一下。」

    隊長把我帶到男人不會聽到我們對話內容的地方後,轉身面向我︰「你們聊了什麼?」

  「他在問我還有多久才能把他拉上來。」

  「你回答什麼?」

  「我告訴他,在S.S送來之前要忍耐一下。油壓剪還沒送到嗎?」

  「已經送到了。」

    此時,對講機傳來呼喚。

  「你也一起來。」

    與男人有一小段距離的月台上,有相關人員操作著災難用的纖維內視鏡。在場也有醫療隊的頭兒,馬爾布茲圓滾滾的巨型身軀。他的表情一如既往,就像一隻把蟲子嚼爛,苦不堪言的鬥牛犬。

    他們拚命想捉到男人藏在電車與月台的陰影下、無法看見的下半身。

  「怎麼樣?」

  「不知道。」

    鬥牛犬低聲回答隊長的提問。

    他手持纖維內視鏡,指示隊員在需要檢查的地方按下照相機快門。

    男人擔憂地望向這邊。

  「你繼續待在那傢伙身邊。不過,你拖延一下,跟他說S.S還沒送來。」

  「我明白了。」

    男人就像等待主人給飯的小狗一樣,等候我走近。

    「吶,你們在那邊看什麼?」

  「尋找油壓剪放置的地方,以免在不適合的位置施壓,把你壓扁。」

  「我叫Itou-Juji,你會寫漢字嗎?」

  「我會,一點點。」

  「可惡。」男人臉容扭曲。

  「會痛嗎?」

  「嘿嘿,倒不如說覺得胸口很悶。好像一直有根棒子從喉頭刺進胃裡一樣……你媽媽是哪裡人啊?」

  「她來自東京,聽她說是葛飾區。」

  「我老爸跟老媽都是來自長野的。那個時候……」

  「殺掉日本鬼子!」

    警戒線對面傳來叫聲。又有人拍手。

  「到現在還會有那種傢伙,真叫人傷腦筋。」

    男人瞥了一眼圍觀的人,露出微笑。

  「那個時候,你的媽媽在國外吧?」

  「是的,好像是在美國明尼蘇達州留學。」

  「情況應該很糟糕吧?」

  「聽說是的。」

  「我的家人全部都在國內。中子彈投在村莊附近的小鎮,一人不剩,就像地獄一樣。建築物完好無缺,但從人類到狗、貓、雞,所有生物聽說都死光光。始作俑者是那群混蛋政治家,他們去死不就好了?」

  「從結果上來看,不也是這樣嗎?」

    此時,隊長傳來呼喚,我站了起來。

  「我馬上回來。」

  「叫他們手腳快一點啊!我想洗澡。」

    男人笑著舉手說。

 

(待續)

按這裡看下一集

歡迎留言寫下你的感想 :)

[本網誌僅為學術交流,不擁有任何版權。]

 

創作者介紹

日一文字

日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