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目錄按這裡

 

社會異類的死亡

平山夢明

某受唾棄者之死 (三)

    「下肢壓傷,幾乎整個下半身都出血。目測傷者大量出血,相信股動脈的傷勢亦相當嚴重。」

    在站長室,鬥牛犬的部下向我們報告纖維內視鏡的目測結果。

    然後,與我同隊的隊員站起來說明車廂情況。

    「該節車廂屬於電動車廂,由德國GSMG公司製造。總重量約210公噸,一節車廂重26公噸。若要在施加壓力予現傷者的情況下,抬起車廂的話,有必要動用到起道機。

    「施加壓力?」我不加思索,衝口而出︰「在這種情況下,還要施加更多壓力在他身上是什麼回事?」

    「閉嘴聽到最後。」 馬爾布茲不滿道。

    「為使用起道機,有兩項問題必須解決。第一,撤走前後多餘的車廂;第二,接電問題。必須將前後車廂拆走才能設置起道機,然而我們無法預測屇時加諸在傷者的重量會有何變化。雖然能夠確定數值會指向負數,但無法讀取振幅是多少。而針對第二點,大家都清楚地下鐵的構造,其供電來自路軌,而非車頂的集電弓(Pantograph),我們進行作業前,必須將電力切斷。由於本站隸屬防衛省機密設施所管轄,因此現正咨詢該部門。」

  「下個月應該就會有答覆了吧。」隊長話中帶刺,低聲說道。

  「杜坎,他還剩大概多久時間?」

  馬爾布茲向醫療隊人員詢問。

  「保持現狀的話,兩個小時。輸血的話可以再爭取差不多一個小時。不過,血液無法流通脊椎、腎臟和胰臟,身體機能將會相繼停止,因此沒有更多的時間……」

  「頂多三個小時嗎?也就是說不管如何,事情都會在新一天來臨前完結。」

  「那個……交通局那邊說不要讓地下鐵線路太不暢通……」站在背後有個穿著西裝襯衫的男人小聲說道︰「人命當然要尊重,但不管怎樣,各線路都擠滿從傍晚巔峰時段開始蜂擁的人潮,擠得水泄不通。如此下去,恐怕會發生二次事故……」

  「那到底交通局有說要怎樣處理嗎?」隊長轉身說道。

  男人彷彿想避過隊長的視線,低頭嘟嚷說道。

  「使用油壓剪……」

  「哼,如果傷者是白人的小孩,還會說同樣的話嗎?」

    馬爾布茲朝地下吐口水。

    我無法再抑制心中的疑問。

  「請等一下。為什麼要猶豫使用油壓剪呢?這樣下去,他隨時失血致死。不如現在立刻把他拉出來,送到醫院搶救?用油壓剪的話,就毋需撤走車廂。」

  房間裡的視線集中在一起。

  「隊長,你沒有向積克說明嗎?」馬爾布茲一臉厭惡。

  「勉強要個非值日的來應付傷者,哪有閒暇向他說明?」

    隊長嘆了一口氣。

  「怎麼說?」

  「我來說明吧。」馬爾布茲調整身體面向我,折疊椅吱吸作響。

  「積克,傷者本人現在,能夠以那個狀況活下來,全賴那班他打算搭的電車,和把他夾住的月台啊。上半身奇跡地絲毫無損、被夾的部位未有壓迫肺部,才能使心臟的血液和肺部的氧氣供給順行無阻。雖有出血,但在極端壓迫下,不送血到下半身也沒問題。因此,極少血量亦足以那個狀態維持生命。再加上全靠神經線被局部切斷,才能驚人地減輕他的疼痛。」

  「然後,假如是S.S,或者是其他東西,把他身上的壓力解除的話,你覺得會發生什麼事?」隊長補充說︰「血液一下子衝向下半身,斷裂的股動脈會再次出血。」

  室內被沉默支配。

  「我們是專業的,一切有可能的方法都已經研究過。」隊長以含糊的聲音說︰「遺憾的是,沒人救得了他。」

  「那麼該如何是好?我們就這樣,就像旁觀一隻被輾爛了一半的蟑螂嗎?」

  「答案在於他本人。積克,你懂得日語,比起我們,你更能夠理解他的心情。就由你去尋找答案吧。」

    隊長低聲說道。

 

(待續)

按這裡看下一集

歡迎留言寫下你的感想 :)

[本網誌僅為學術交流,不擁有任何版權。]

 

創作者介紹

日一文字

日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