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目錄按這裡

 

社會異類的死亡

平山夢明

某邊緣者之死 (三)

 

幸的是店裡沒有客人。JJ慢慢地打開大門,進去裡面。

店主五十多快將六十歲、頭頂光溜溜得徹底。他一邊說歡迎光臨,一邊從角落的圓凳上打算動身起來,一看到是JJ就低聲「啊」了一聲,又坐了下來。

「幹嗎,原來是你啊。今天有什麼事?」

「老闆……有事想向你指教。我自己一個,都不知如何是好……

然後,戴著金絲眼鏡的店主露出了陰險的神情︰「麻煩就不必了。借錢也免談。」

「不是這回事。」

首次被認真對待的JJ非常高興,滔滔不絕地一口氣將「泥塊」的事告知對方。

店主面有難色地把說話聽完。

「總之就一次,我想你去看看。」JJ說完點一點頭︰「就在那邊而已。」

「啊,說的也是……

疑信參半的店主被JJ抓住手臂,走到外頭。

「這邊!這邊!」JJ走在前頭,急步想拉他到現場。

二人就站在酒吧前方,馬路的正中央。

「怎麼樣?」

店主聽過JJ的話,繼續保持面有難色地注視著泥塊,默不作聲。

「這個部分是手臂啊!就這樣緊緊地貼著身體。」

JJ一路摸著泥塊,一路拚命地指手劃腳去說明。即使四度被按喇叭,他們依然站在原地,過了一會兒才會到店內。回去的路上,JJ和店主的步調一致。

「對不起,我也做不出什麼判斷來,說不定你講的沒錯,這樣的話,就是警察的工作了。」

「對、對,就是這樣。是警察沒錯啊!所以老闆,你可以幫我聯絡他們嗎?」

二人就在店前的走馬燈商量,店主的禿額早已汗水淋漓。

「嗯——這樣行得通嗎……老實說,我還未能確信,那東西就像你所說的那樣。我這樣就幫你去通報,會起作用嗎……

「但是警察不會認真聽我這種人說的話,警察就是這種人。」

「不過,我也只是半信半疑。」

「可是,小孩子就這樣帶著破爛的身軀被放在那兒啊!你怎能打算袖手旁觀啊?」

「所以說,那個還不確定,全部都只是你自圓其說而已,因為我只看到一堆泥塊。」

「所以去跟警察說,讓事情弄個明明白白怎麼樣?」

「為什麼硬是要我做這種事不可?我可是有工作要做的。警察他們可不會鬧著玩的,和你不一樣。」

「怎麼會這樣……這不是太可憐了嗎?那個可是小孩子。那個孩子就在那兒,一直都孤零零。被摧殘殺掉後,就這樣放著沒人理。你們笑著過日子時,那孩子就扁塌塌的被丟在一旁啊!你們就在旁邊卻什麼都沒察覺到嗎?」

「我很忙的。」這樣說道的店主又回到店裡。

「你那時是多麼的親切啊!還給了我果汁,不是嗎?求你再用多一次這樣的親切啊!」

JJ懇求般朝理髮店吶喊。

再度,周遭的人們對JJ左閃右躲,開始形成了一個繞道而行的人流。

再一次,走向那塊疙瘩。嘗試東摸西摸著泥塊希望找出什麼線索來。然而,經過無數次的踐踏壓實,它就像一塊柔弱的岩石,拒絕接受任何檢查。不過,布塊的纖維與纖維之間粘著一起,在末端結成了一塊隆起。JJ深怕會扯破而小心翼翼地捧起它,心想這應該是汗衫的下擺。翻折出來後他認得出,這並不是普通的骯髒或污漬——是文字。整體都很淺色,勉強辨出的只有最後兩個字「晴香」

 突然,傳來揚聲器的聲響。是一輛巡邏車。

 JJ徐徐站了起來。

 你在做什麼?」甫抵達的年輕警官以揚聲器詢問一次,然後,又隔著車窗以平常的聲音再詢問一次。

 JJ晃了晃腦袋。一下喚起了他過去曾經多次被毆打的經驗。深藍色的制服、腰間的警棍,全部都象徵著有過不愉快經歷。

 這裡有孩子死掉……」只消這樣說,JJ就變得口乾舌燥。他會押我進警車,然後駛到城外人煙稀少的地方,打個痛快後才放我走……他有了心理準備即將會出現一連串熟悉的流程。

 你說真的嗎?那確實事態嚴重。」警官站到JJ面前,神色緊張︰「被害者在哪裡?」

 JJ指著自己腳邊︰「這裡。」

警官充滿懷疑地打量JJ指出的地方,然後望著他。兩次,眼睛游走在JJ與疙瘩之間。抬起頭來的警官臉上消去了緊張,掛上一個詭異的笑容。

 你在小看我嗎?」警官以從大街望過來湊熱鬧的人聽不到的聲量低語︰「抑或,喝醉得不知道做這種事會有什麼下場?」

    JJ搖頭。

    「不對,是真的。你看清楚啊!給我看清楚!這個是小孩子!連名字都有!」這樣說道的JJ蹲了下來,緊緊抓著疙瘩︰「看啊!這是手。肚皮的線條。雖然變得扁塌塌,但給我仔細看清楚啊!不要只看局部,看整體的話,一定會看得出來啊!這裡有寫著名字。」JJ拍著泥塊的表面。

    警官靠近了他,然後注視著他所指示的布塊表面,可是臉上並無浮現出他所期待的驚訝神情。

    「什麼都看不見呢。」

    「別傻了!」JJ大叫︰「這裡不就寫著嗎?晴香……是這個孩子的名字啊!!」

    警官一臉困惑︰「到底什麼回事?輸了要玩懲罰遊戲?還是和人打賭成功戲弄警官會有一罐啤酒?」他來回張望,尋找附近可能會有躲在陰影處偷看的同黨。

「不對!不對!是真的!這個是人類的小孩子!」JJ發出接近悲鳴的叫聲︰雖然只剩下驅幹。啊啊……為什麼你們都不明白啊……

 不明所以的是你的腦漿。如果這是人類的小孩子,自己的小孩不見了,她的父母怎會不出聲?」

 警官的說話叫JJ啞口無言。

 假如你說的沒錯,從這個圓滾滾的垃圾看來,可以推斷出孩子約三、四歲。她的父母發生什麼事?他們在哪裡?」

 JJ看著警官的臉,他覺得真不可思議。比起小孩子可能被輾爛這種重大事件,這個人更關心自己能否辯勝對方。

 父母什麼管他的。」JJ小聲絮叨︰「與父母沒關係,那是後話。現在要做的是,將這個孩子剝離這裡,對待她像個人一樣,然後証明這個城鎮的人腦筋都有問題。」

 腦筋有問題的是你吧。」警官抽出腰間的警棍,嘭、嘭地輕拍自己的手掌。瞇起眼睛,開始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︰「在公眾面前,我不能用這傢伙,但人們可不會一直都待在這兒的。」

 等一下,我什麼都沒幹!」

 到處都接到投訴,有店舖說你妨礙營業,也有女性通報被你觸碰到身體,還有說你想故意被車撞訛詐賠償……

 JJ理解到警官的意思後,變得垂頭喪氣,剛才的氣勢丁點也不剩︰「也就是說,你隨時都能帶走我,對吧?」

 警官點點頭︰「怎樣?現在老老實實待著,抑或去我們那邊過夜,然後去中心一趟?」

 聽到「中心」一詞,JJ全身一震。回歸社會矯正援助中心——社會螻蟻、不同種類的喪家犬和狂人蛇鼠一窩的地方;沒有味道的飯菜;跳蚤和床蝨的溫床;是一個罐頭,裡面壓縮了胡言瘋語、悲鳴嘆息。JJ在四十歲末曾經被收容在那兒,半年後能出來實屬不幸中之大幸。再繼續待下去,就會變得瘋瘋癲癲吧?那裡是有生之年也決意不能再回去的地方。

 怎樣?還打算繼續鬧事嗎?」觀察著JJ表現的警官詢問道。

 JJ頹然乏力地搖頭。然後耷拉著腦袋,蹣跚地走回行人路,消失於窄巷裡。

 警官為了確認JJ不會只是假裝順從,而花了很長時間目送他的背影直到見不到為止,才坐回巡邏車離開。

 

(待續)

按這裡看下一集

歡迎留言寫下你的感想 :)

[本網誌僅為學術交流,不擁有任何版權。]

創作者介紹

日一文字

日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